黑寡妇

在爱情的过程中,天蝎座是最纠结的……

鹰婕:


<生活小剧场>


1>>>

放着音乐,

把枯萎了的大把芍药扔进垃圾袋,

把两个玻璃花瓶清洁完毕,

物归原处,又重新在瓶中放上那根枯树枝。

干枯了的树枝,干枯了的梧桐叶,

还有倒挂着的勿忘我与尤加利,

似乎是因为已经干枯,

所以被时间赋予了第二重生命。

另外一场长久得不知尽头的生命。


嘟嘟走后,我第一次做了大规模的消毒清洁,

每个角落都喷上专用的消毒液,来回地拖。

它平时爱卧的两个垫子消完毒搓了又搓,

连同穿了很久的运动鞋也一并洗了。

都挂在浴室里滴答滴答地淌着水,

好像时钟一刻不停地往前走。


一切搞定后,站在阳台发呆,抽了支烟。

窗外的雨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停了,

刚才打扫卫生的时候一直恍恍惚惚地听见雨声,

是那种藏在朦胧不清处的轻微沙沙声。

这落落停停的雨,

连同不远处飞走又回来的鸽群,

都像是生命循环往复的恒久启示。

生活由这些琐碎冗长的细节构建而成,

都在一支烟点燃又熄灭之间而已。

很多事物,起承转合,

不过都是从一个点抵达另一个点。

路途想来似是遥远,

其实往往不经意间便耗费完毕。


2>>>

近来得知的坏消息不少,

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不幸也不少,

时不时便有一些大大小小的心碎来袭。


袭来的一刻,难过得想哭,掉几滴泪。

接着努力分散自己的注意力,

去干一些可有可无的事情。

丢失的,包括自己儿时一些重要照片,

包括网盘操作失误丢失的一些照片。

其实还是难过得,想要猛灌几杯酒,

沉沉睡过好几日,再醒过神来。

我到底还是学不会面对“丢失”这件事。

又想起了之前L说的,

“对于离别,人永远都做不好准备”。

不管对于重要的人还是事物,都一样适用。


越来越多情绪只适合藏在心里了。

我对“感同身受”这件事情不抱什么希望。

也越来越懒,不愿意花费唇舌诉说太多东西。

发现这样一个人呆着,

安安静静按照自己的方式把情绪排解出来,

才是最适合我的。


3>>>

最近我对微信有一种难以言状的疏离心理。

不希望有人找我,即使知道有人找我,

也不太愿意面对。

大概是间歇性社交恐惧又犯了。

只想好好呆在自己的壳里,

编织自己的字句和白日梦。


有时候莫名怀念从前联系不便的日子。

很多感情,是不是因为憋在心里不便抒发,

才发酵得悠长又难忘?

也怀念那样偶尔一通电话的时日。

在没有说好的情况下突然打来电话,

妈妈在客厅喊着,“你的电话!”

于是穿着拖鞋啪嗒啪嗒跑去接电话,

说呀说呀,一手拿着话筒,一手抠着电话线圈的洞洞,

或者随手在纸上画了很多大小不一形状重复的图案。

电话打完,心里满满地,

像一株绿植,咕噜咕噜吸满了水分。


记得小时候,我们手工课上还会做电话呢。

做两个纸杯状的当听筒,中间连着一根线,

就可以“喂喂喂你是谁呀”开始玩起来。


到了下一代小朋友,大概很多东西都会随之不见。

以前唱的儿歌,以前看的经典国产动画,

以前做的手工,以前玩的游戏,

大概也会变成到我们这里就戛然而止的回忆了。


想想多可惜,都是那么美好那么用心的东西。


4>>>

那天晚上,路过一家眼镜店,

刚好进去测了一下视力,时隔将近两年,

近视度数加深了一些,还多出了一些散光。

我都不知道原来自己也散光了。

“你看这些路灯,

如果看着是星星放射状的,

那你就是散光了”。

莫名觉得这个说法浪漫得不得了。


如果我不戴眼镜,

夜晚走在路上,

眼前都是带着雨后雾气一般的朦胧景象,

远处的灯光,都像是失焦照片中的光斑,

而近处的灯,看着就像挂在漆黑夜幕中的星星。

换个角度想,这也是浪漫的体验。

毕竟很多时候,朦胧不清才最具美感。


这种近视加散光,

反倒像是造梦者给自己加了个变异的镜片,

得以窥探一个缄默的梦境小剧场。


胶片拍于上海,在这过去的三月和四月。


weibo: 鹰婕

公众号:to-the-wonder


Cataratas_del_Iguazu:

好看

一只梗儿:

她没有焰火绚丽 也不象鸟儿会迁徙 不过是放飞的风筝 怕你心痛才自由

蘇一品·ㄣㄒㄤㄥ:

“笑臉車”與巡道工,綠與紅。


拍攝地點:南京浦口林場

使用器材:Canon EOS-1D X + EF 70-200mm f/4L USM

樱桃不是小清新:

面对光,把阴影踩在脚下,纵身一跃,可能是光芒万丈,最坏也最多是死亡,我没有时间犹豫。感谢摄影师老赵

zhangchong:

【一顾倾城】 

北方有佳人,绝世而独立。

一顾倾人城,再顾倾人国。 

宁不知倾城与倾国,佳人难再得。

出境:@77的TTTina酱

摄影:@摄影师张翀